您现在的位置:

养生资讯 >> 正文 >

垃圾处理场建在哪儿

.hzh {display: none; }

  受访专家:

  北京师范大学环境史博士、北京零废弃发起人 毛 达北京军海癫痫病医院

  生活垃圾每年增长9%~10%

  北京师范大学环境史博士、北京零废弃发起人毛达告诉《生命时报》记者,目前我国垃圾产生量远远大于垃圾处理能力,垃圾填埋场和焚烧厂超负荷运行。

  他表示,一方面,垃圾处理厂的建设速度赶不上垃圾增长速度。我国城市生活垃圾以每年9%~10%的速度增长,人均年产生量为500公斤左右。2015年,全国246个大、中城市生活垃圾产生量约1.86亿吨,加上难以统计的农村生活垃圾和属于商业系统管理的可卖废品,每年垃圾生产量至少4亿吨;另一方面,当下垃圾处理方式是把垃圾转移到其他地方,或者把现在的问题延缓到将来。城市生活垃圾处置率虽高达97.3%,但填埋、焚烧依然是主要处理方式。截至2016年,全国建成运行的垃圾焚烧发电厂近300座,是2006年的5倍,垃圾焚烧处理比例占垃圾清运量的35%。

  居民趋利避害反对建造

  北京的垃圾处理厂位于五、六环带上,其选址原本可能符合规划,随着居民区和工业设施的不断兴建,逐渐离居民区越来越近,加上设施运行和管理差,产生的环境影响已对居民区造成困扰。

  《生命时报》记者走访北京六里屯垃圾填埋场发现,由于垃圾没有分类,垃圾大量被混合、填埋或焚烧,恶臭严重,居民对垃圾填埋场建在家附近怨声载道。家住附近的刘先生表示,夏天臭味能飘散几公里,连窗户都不敢开。

  毛达表示,建设垃圾处理厂要通过不少前置审批环节,包括环境影响评价、地质和水环境评价等,且明确规定不能建在城市居民区附近。

  垃圾处理厂可能影响当地水质,不仅垃圾填埋场的恶臭问题严重,隐形的空气污染对居民的危害同样不可小觑。于是,在居住地附近兴建垃圾处理厂遭居民反对,成为公众趋利避害的常态反应。

  垃圾处理应从源头控制

  毛达表示,建设垃圾处理厂,不能脱离垃圾管理体系的大环境。垃圾管理减少填埋和焚烧的同时,关键在于做好垃圾分类和源头减量,才能解决是否建造垃圾处理厂。国家“十三五”时,毛达提议将“垃圾处理”改为“垃圾管理”,把工作往前推,包括产品设计、垃圾分类,减少垃圾填埋量和焚烧量,从源头控制对环境的影响。

  首先,控制总量。设定每年资源消耗量的红线,控制资源消耗数量;其次,生态设计。在控制量的前提下,生态设计使用的材料要耐用、可重复利用、无毒化,可回收利用率高。法国《能源转型法》明确规定产品零部件的使用寿命,解决耐用、回收问题。比如,聚氯乙烯材料在使用过程中会释放有毒物质,危害人类健康,回收过程本身也不环保,在产品设计中应避免使用;最后,信息公开。毛达说,比垃圾处理问题更严重的是掩盖,政府和企业失信于民,建立焚烧厂自然遭到反对。相关部门要对现有的垃圾处理厂和焚烧厂进行全面核查,同时做好信息公开和规划,程序要透明,对违法、违规的垃圾处理厂进行处罚,对有潜在问题的地方进行监督。

© http://jkcp.kewng.com  健康养生常识网    版权所有